微型風投生死劫
2020-06-12 17:59 微型風投 LP VC 套現

微型風投生死劫

作者|Esteban Reyes/Collin West/Nihar Neelakanti

編譯 | Vivian   責編 | Lu

來源|硅兔賽跑(ID:sv_race)

Kauffman Fellows期刊是由Kauffman Fellows Collin West和Nihar Neelakanti共同領導的關于全球風險投資的刊物。Kauffman Fellows是著名的風險投資家和創業者的機構。Kauffman Fellows期刊提供了來自全球風險投資,初創企業和資本形成領域的杰出領袖的研究和洞見,致力于為行業領導者提供領先的見解,從而推動其做出卓越決策,來促使世界的前進。Kauffman的作品曾在《華爾街日報》,彭博社,《福布斯》,《商業內幕》和優秀媒體上發表。

詳情點擊: eepurl.com/dzVE5j

01 難上加難的微型VC

LP(有限合伙人)是否能滿足微型VC和新興投資經理(Emerging Managers)的需求?我們不這么認為。

從LP那里募資是很難的,如果是微型VC,那就更難了。而在像今天這樣的全球危機中,這又成為一樁最最最難的事。

但在這些充滿挑戰的條件之外,我們想提出一個問題——LP是否滿足了雄心勃勃的微型VC和新興投資經理的需求,甚至LP可能可以借著這個機會支持他們?

答案是肯定的,但微型VC還有很多挑戰亟待解決,這些挑戰對于LP來說也是個機會。

02 微型VC,7年內增長9倍

對早期資本的爆炸性需求推動了投資者在不同階段、不同行業、不同地域的專業化。因此,出現了一種名為微型VC的新資產類別,即管理資產(AUM)在2500萬到1億美元的專業風險投資公司。

根據PitchBook的數據,2012年只有100家微型VC公司活躍,而截至2019年10月,已經有超過900家微型VC,在短短7年內增長了約9倍。

傳統VC"通才"的風格為精準化、定制化的VC創造了機會,這些微型VC可以在各自市場的早期階段更好地支持初創企業的創始人,這樣也往往能產生更好的結果。

關于為什么微型VC蓬勃發展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是早期創業公司成本結構的變化。

Foundry Group的Lindel Eakman說:“實際上,我認為早期創業公司成本結構的變化,例如云托管、代碼庫以及金融危機期間更容易籠絡人才等等,使得早期風投變得有意義的原因。你能從一美元的風險資本中獲得比以前多得多信息和數據。在這樣一個時期,這類微型VC的競爭讓它們能夠為創業公司帶來更‘定制化’的價值"。

因此,創始人、創業公司高管、天使投資人和職業風投人決定以獨立投資人的身份進行創業,利用他們的人脈和專業知識來創辦自己的風投機構。

微型VC有幾個成功案例,很多人已經成為各自領域的名牌公司。

First Round Capital:提供強大的支持網絡。

Floodgate:幫助創始人完善和擴大產品與市場的契合度。

Homebrew:專注于 "自下而上 "的投資策略。

Zetta Ventures:投資擁有專有數據集的機器學習驅動型公司。

Primary VC:押注紐約市作為一個可行的科技生態系統。

Bowery Capital:針對傳統行業的垂直B2B軟件。

DCVC:專注于前沿技術的公司。

Founder Collective:利用創始人網絡來尋找項目。

Uncork Capital(前身是Softech):"超級天使 "變身微型基金

上述許多公司得益于早期進入者的優勢,以及下游風險投資機構的支持,這些公司在獲得優質項目方面具有既得利益。盡管看到了早期的成功,但只有很少的LP能夠很好地利用起微型VC。以下是一些成功的例子:

Cendana Capital

Foundry Group

Industry Ventures

Greenspring Associates

03 微型風投的核心挑戰

募資:

鑒于風險資本的流動周期較長,早期階段的微型風投很少有資本回報(更不用說實現利差了),但仍然有許多微型風投后來完成更大規模的募資。這就給他們的LP帶來了重新追加承諾金的壓力,從而限制了LP對其他新興微型VC的投資能力。

盡管能夠看到很多微型VC資產類別的增長和早期的成功,但大多數機構LP都是風險規避型的,在看到新興投資經理產生現金收益之前,他們不會投資新興管理人,而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就不再是新興投資經理了。

這些LP的投資標準是固定的,往往由自己的投資人定義的剛性參數驅動。許多人可以接觸到有豐富業績的成熟VC經理人,所以他們幾乎沒有動力去承擔新興投資經理的風險。

也就是說,許多人在對外宣傳他們投資會”新興投資經理”,但實際上他們并沒有這樣做。這也讓試圖從這些LP那里籌集資金的新興投資經理搞到挫折,以及浪費時間。

Foundry Group的Jaclyn Hester認為,"這并不是完全浪費時間。新興投資經理如果想募集資金,并創建一個真正的風投機構,就應該以長遠的眼光看待LP關系的建立。也就是說,在如何花費時間和目標優先級中,肯定要取得平衡。"

然而,新興投資經理可以從了解其潛在LP中受益,確保在他們的投資組合中存在新經理人的空間,并據此確定優先級。對于新興投資經理來說,了解LP關系是需要時間來建立的,也是至關重要的。

因此,大多數新興投資經理主要從家族辦公室和高凈值客戶那里籌集前兩到三期基金。事實上,根據First Republic Bank的Samir Kaji調查,首次基金募集的資金平均有67%來自家族辦公室。試圖從這些群體中籌集資金時面臨的挑戰是:

他們往往非常低調地運作,很難找到。

“機會主義”地進行風險投資,沒有流程,或者因為不了解風險投資而根本不投資。

不能在風險投資中增加價值,經驗有限,和/或資源有限,無法支持一個新興投資經理。

這些家族辦公室所做的分析大多集中在投資團隊的定性方面,以及他們迄今為止的工作,而大多數新興投資經理并沒有可靠的投資人記錄。雖然新投資團隊的定性方面非常重要,但它們與投資業績并不直接相關。

新興投資經理的早期業績是基于標價的,標價是后續融資輪次增加所投資公司價值的結果。所以,這些都是未實現的、基于后期投資者賦予的價值的書面回報。

加價的問題在于,它們并不總是反映公司的內在價值。例如:

公司已經取得了進展,但還沒有進行后續融資,所以按上一輪的價值來計算;

公司相對于其估值來說,還沒有取得足夠的進展;

公司從根本上來說估值有誤。

大多數LP都知道這一點,但很少有人知道如何用數據來客觀評估早期投資標的的內在價值,因此無法根據新興投資經理的早期業績來客觀評估其當前和預期的表現。

原因是計算早期階段的 "內在價值 "需要采用非傳統的方法,而這些方法是建立在對初創企業如何建立的深刻理解基礎上的,例如評估產品與市場的契合度、市場定位和優勢、單位經濟效益、增長因素等。

打造持久的資產管理業務:

很多新興投資經理抱怨,他們的LP很少能在資本投入之外增加價值。

作為一個優秀的資產管理人,不僅僅是能接觸到好項目,做出好的投資決策,以及與創始人合作。新興投資經理必須做好但往往又失敗的資產管理”工作“包括:

投資者關系和報告

基金會計、稅務和審計

現金流管理

投資組合構建和風險管理

流動資金管理

投資者社區發展

顯然,回報率才是王道,但為了建立長期、持久的風投品牌,并發展為一個永久性的資本機構,這些方面對新興投資經理來說至關重要。一些新興投資經理可能在其中一些方面有經驗,但很少在所有方面都有經驗。

個人變現:

一個經理人只能收取這么多的管理費(最多為承諾金的2.5%)并保持競爭力。微型VC經理人在緊縮的運營預算中掙扎,在大多數情況下不得不”偷工減料”,和/或多年不給自己發工資。

此外,他們還需要在每只基金中投入數十萬到數百萬美元的個人資本。這給新興投資經理經理人帶來了巨大的財務壓力,通常他們除了個人資產負債表外,其他融資渠道非常有限。

而且即使新興投資經理在早期取得了成功,他們很可能在很多年內都是紙上談兵,現金匱乏,變現的選擇有限。

綜上所述,這些都是新興投資經理苦惱的工作及其根源。

04 微型VC如何突出重圍

目前全美有約900家微型VC,代表著每2-3年約200億資金投入的需求,未來10年可能會增加一倍到三倍。

這是否為一個 "新興"的、以數據為導向的LP創造了套利機會,他們可以通過識別和評估基礎投資的增長指標來正確評估投資組合的預期價值,并為其支持的新興管理人提供全球性的支持平臺?

這當然不容易。Foundry Group的Jaclyn Hester指出:"即使有數據,這些公司也是如此早期,而且波動性很大。這也不能解決沒有現有業績記錄的新興投資經理的問題(即沒有什么真正值得重視的東西)。另一個需要考慮的因素是,天使轉VC的規模跳躍。2.5萬美金支票的天使投資不能和微型種子基金,你用50萬美金領投/聯合領投的輪次劃等號。"

同時,以下是LP可以支持新興投資經理的一些方式。

籌集資金:

單獨投資于新興的微型VC,重點關注第二和第三期基金。

其獨特的數據驅動能力,能夠對基礎投資組合的內在價值進行定價,這使其能夠識別出未得到充分服務、具有頂級業績潛力的新興投資經理。

扮演 "首席投資人 "的角色,并將經理人與強大的聯合LP(即機構、家族辦公室和高凈值人士)網絡聯系起來。

其數據驅動的分析可以幫助家族辦公室和高凈值人士在決策過程中獲得信心,成為募資的重要組成部分。

構建持久的資產管理平臺:

提供頂級的同行和顧問網絡,幫助回答非顯而易見的問題并提前規劃。

與供應商發展關系,獲得折扣和優先條款,然后直接接觸到投資組合經理。

開發專有的基金管理軟件工具和產品,幫助經理消除摩擦,節省時間。

套現:

為新興投資經理及其LP提供創造性的套現替代方案。例如,利用GP股權在早期基金中的累積價值(即以基金的利差和GP資本為抵押的貸款;二次購買),以減輕財務負擔。

原文: A Better LP Model for Micro-VC and Emerging Managers

作者:Esteban Reyes/Collin West/Nihar Neelakanti

鏈接:https://www.kauffmanfellows.org/journal_posts/lp-model-for-micro-vc-and-emerging-managers

硅兔賽跑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