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老了嗎?
2020-06-15 12:54 滴滴

滴滴老了嗎?

來源 :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文:薛靜 

滴滴最近有點忙。

6月11日,滴滴地圖與公交事業部負責人柴華還在忙于解答消費者對于滴滴司機繞路的質疑,網上就流傳出了滴滴司機直播性侵的消息。當晚,滴滴急忙在官方微博中做出回應稱已報警并在緊急核實。6月12日,滴滴網約車公司總裁陳熙,滴滴總裁柳青先后發聲。

“滴滴司機不是犯罪的代名詞!”

“要堅決和罪犯斗爭到底,但也不要冤枉一個好人。”

同日,警方發布通報,這是一起烏龍事件,所謂的“滴滴司機性侵直播”,是一對小夫妻靠色情表演盈利。

和網約車安全的任何事件,都會挑動公眾對滴滴的關注。2016年8月滴滴收購Uber中國后,它已經在網約車市場一家獨大,市場份額超過90%。在2018年一系列惡性事件之后,它在安全方面做出了一系列整改,但是,卻無其他令人印象深刻的戰略動作。

2018年以前滴滴曾是在風口上最引人注目的獨角獸公司之一。據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同梯隊的滴滴估值為3965億元左右,美團2987億元左右,字節跳動在2124億元左右。然而截至2020年,據公開數據顯示,已上市的美團市值為8000億左右,字節跳動估值為7080億元左右,滴滴估值為5000億左右。

估值并不能說明一切,回歸到業務層面再看,過去兩年中,美團在打車領域尋找出路,將摩拜收入囊中,美團外賣成為行業頭部;字節跳動在金融、游戲、辦公、汽車等領域四處出擊,瘋狂收割;快手在技術中臺搭建、核心技術能力建設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在其他公司不斷擴張的同時,滴滴卻忙于處理輿論風波,不斷下線自己曾擴張的業務,直到2019年底才又有新的動作。

滴滴已經八歲了,這并非一家佛系公司,程維經歷過最殘酷的戰斗,在補貼大戰中,最多一天燒錢4000萬,最后打倒了40多家打車公司,并合并了最大競爭對手快的。2014年,Uber進入中國市場,程維則入股Uber在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Lyft,并入股東南亞、巴西等國當地各大打車軟件,將戰火燒到全球,最后在2016年成功入股Uber,與其互為董事,將自己推上中國網約車市場中的鐵王座。

這樣的一家公司為何會突然減速呢?

A

擴張乏力

2018年,滴滴并未完全沒有進行擴張。

1月25日,青桔單車正式在成都上線。3月6日,滴滴外賣在無錫、南京、長沙、福州、濟南、寧波、溫州、成都和廈門9個城市上線。

但這兩項業務的發展并不順利。

2018年2月成都市城管委發布的一份“共享單車停放秩序考核通知”中,運行一個多月的青桔在共享單車停放秩序排名中高居榜首。3月17日凌晨,滴滴深圳投放了青桔單車,但因違規投放而被叫停,從上線到被叫停僅一天時間。

4月,因存在不正當競爭和壟斷經營行為,無錫市工商局約談美團、餓了么、滴滴外賣三家運營商。

5月6日,8月27日,接連兩起滴滴順風車惡性事件發生,使程維、柳青的工作重心放在了此事上,滴滴不得不放緩擴張腳步。

2019年2月21日,滴滴宣布關停在國內的外賣業務。歷經11個月,外賣業務并未成功搶占市場,反而燒掉10億余元。

而青桔單車的發展也在2019年5月遇到了坎坷。當月15日,滴滴出行在海淀區上地、中關村軟件園、西二旗地鐵站周邊等區域投放新的青桔單車共計3000余輛,引發市民關注。5月16日上午,滴滴出行就被北京市交通部門約談,責令其于當日下午將車輛回收。

青桔單車的發展就此停歇,直至疫情爆發,市場上對共享單車需求增加,青桔單車才又活了過來,于2020年4月獲得10億美元投資。

2019年11月,滴滴重啟順風車業務,這時,它才終于在惡性事件的陰影中走出去。其擴張腳步隨即加快。

當月12日,滴滴出行成立傳媒公司,經營電視劇、音像制作和電影發行。2020年3月起上線“滴滴跑腿”業務。4月,進軍貨運行業。5月,注冊國際旅行社。6月,簽下王一博為代言人。

不過,滴滴動作頻頻,在外人眼中卻仍是裹足不前。

最主要原因是舊有盈利模式頑固,新業務尚未盈利。

截至2020年6月14日,滴滴官網上的業務范疇還只有三部分:出行服務、國際業務、金融服務。其中出行業務包括:滴滴快車,滴滴出租車,滴滴企業版,滴滴代駕,青桔單車,禮橙專車,滴滴順風車,滴滴公交和滴滴豪華車。國際業務是指全球化出行服務。金融服務為滴滴車險服務。

雖已進軍其他領域,但均未被其算進主營業務中。

2019年11月12日,滴滴出行出資1000萬成立傳媒公司——北京粒粒橙傳媒有限公司。不過在其投入影視行業前,當當、嗶哩嗶哩、豆瓣等都已涉獵此范圍。值得注意的是,那些半路進入影視行業的互聯網公司幾乎全軍覆沒。

2016年8月,當當影業成立,但至今未能以任何形式參與到影視作品中。2017年5月bilibili影業被200萬轉讓45%的股權。豆瓣電影成立的飛船影業亦如此,2017年3月成立,至今未有成片。

也許是流年不利,滴滴在2019年末成立影視公司,2020年初就趕上疫情爆發。全國影視業被按暫停鍵,滴滴亦不能逃過一劫。

2020年3月9日,滴滴上線了“滴滴跑腿”業務,由滴滴代駕團隊負責。不過,跑腿服務賽道上的玩家眾多,有美團跑腿、蜂鳥跑腿、UU跑腿、達達、閃送等品牌,這些企業后面又有美團、阿里、京東等互聯網企業的身影。此外,一些快遞企業也推出同城急送服務。滴滴很難在此賽道上占據一席之地。如上文所說,滴滴曾在11個月內為外賣業務燒錢10億余元并且不得不關停國內業務。“滴滴跑腿”很難說是否會重演當初“慘劇”。

至于旅游領域,根據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3月25日,全國共有11268家旅游企業注銷、吊銷經營。就連頭部OTA平臺亦受到沖擊。據攜程網財報顯示,第一季度凈虧損22億。滴滴選在疫情中進軍該領域并不是個明智之舉。

貨運的賽道早就擠滿了玩家,如滿幫集團、貨拉拉和快狗打車。據前瞻產業研究院公布的數據,2019年1-4月,貨拉拉平臺交易額占行業交易總額的53.6%。而快狗平臺的交易額,據統計數據,占行業交易總額的24.6%。兩大平臺合計占市場份額接近80%。除此之外,省省回頭車、云鳥司機等平臺占據市場其余份額,想要打破貨運賽道的原有局勢,滴滴或許需要再打一場燒錢大戰。

B

守土艱難

擴張難,守土更難。

為了實現擴張并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條閉環。2018年以來,公司便開展了外賣、單車、車服等環節。順風車則為產業鏈條中必要一環。

不過,讓滴滴沒想到的是,自己辛苦經營的順風車業務會在一瞬間崩塌。

2018年5月6日,8月27日,連續發生兩起順風車惡性事件。事件一出,主流媒體、微博大V、自媒體等紛紛發表言論,輿論一邊倒地指責滴滴不作為。滴滴運營模式的弊端全部暴露在外:網約車司機門檻低,監管不到位,客服態度差。

事件發生后,網友爆出之前還發生過很多滴滴司機性侵、性騷擾等事情。據網友統計,光是公開報道和處理的性侵、性騷擾事件就多達五十多起。

這讓用戶失去了對滴滴的信任。演員王傳君在微博發布卸載滴滴軟件的截圖,章子怡、馬思純等明星相繼發聲。輿論風波越鬧越大,監管部門涉入,最后導致滴滴不得不在2018年8月26日在微博發布消息:自8月27日起全國范圍內下線順風車業務。并進行全面整改。順風車事業部總經理黃潔莉,客服副總裁黃金紅被免職。

根據滴滴在2018年公布的順風車詳細數據顯示,順風車日單客均量約為100萬單,而其官網數據顯示,2017年全年,滴滴出行日單量達2500萬單以上。按此計算,順風車業務在滴滴中的占比不到5%。不過,順風車卻在公司戰略中有入口意義。

自2015年起,嘀嗒拼車則在順風車市場占比中排名第二,滴滴順風車排名第一。如若放棄這項業務,無異于將市場拱手讓人。

在輿論壓力下,滴滴忍痛停掉順風車,損失慘重。據財報顯示,滴滴出行在2018年虧損109億元。并且與2019年2月15日宣布正在優化人員配置,“裁員”規模涉及2000人,比例高達15%。

2019年7月18日,滴滴順風車在北京召開媒體開放日。臺上,柳青身穿白色西服,黑色套裙,表情沉重地對媒體表示,“去年的這段時間真的太難熬了。發生了以后,我和程維兩個人在辦公室抱頭痛哭。”參會的程維已不再是一年前豐滿并且意氣風發的樣子,消瘦下來的他穿著黑色體恤衫、牛仔褲站在臺上,臉上露出了疲憊的表情。

柳青,圖片源自網絡柳青,圖片源自網絡

這一年,他們都把精力放到了如何處理順風車事件中。順風車市場里也多了新的玩家,嘀嗒、哈啰、高德……

2019年 11 月 6 日,滴滴順風車宣布重啟。程維表示公司將all in安全。

安全監管力度的加大卻給滴滴帶來了負面影響。

對于重啟順風車業務,滴滴提出調整運營規定。其中有一條表示,順風車運營時間為5點到23點,女性可下單的時間為5點到20點。這條規定引來網友們的熱議,稱其性別歧視,并稱如果不用其服務更安全。

對于滴滴存在怨言的不止是消費者還有司機。“一顆土逗”曾在2018年采訪了160位滴滴快車司機,大多數受訪者五險一金的比例很低,一直處在非正規就業的狀態下。客服電話沒有人接,導航不準確,派單必須接,收入不穩定,身份不合規,汽車出事不能走保險等問題常常被人詬病。

據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滴滴累計虧損約500億。另外,據Talk Aata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滴滴在過去十二個月內乘客和司機端 APP 使用量分別下降了 5% 和 23%。

已經成立八年的滴滴一直以網約車為主營業務,且其經營模式并未改變,這是一個涉及到諸多壟斷板塊,社會意義巨大,但利潤微薄的領域,當累積到足夠用戶后,其便會進入邊際效益遞減狀態。

C

尚能飯否?

兩年時間,滴滴便被字節跳動和美團反超并且甩在了身后。

程維創立滴滴的同一年,張一鳴創立了字節跳動,彼時公司名字還叫“今日頭條”,可見頭條是字節跳動的首個明星產品。自2017年起,今日頭條便開始了快速擴張之路。一年內,它連續孵化多款產品,初步奠定圖文(今日頭條)、短內容(微頭條)、問答(悟空問答)、短視頻(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和抖音)組成的業務矩陣。

頭條的出發點就是通過產品孵化和收購行為改變自身業務單一的狀況,盡快打通產業鏈條,獲取更大話語權。

“鋅刻度”在文章中曾提到:今日頭條有個“邊界邏輯”,今日頭條CEO朱文佳曾表示今日頭條的邊界是一橫一豎。“橫”代表盡可能豐富的內容體裁,“豎”代表盡可能多的分發方式,坐標軸內是今日頭條App、頭條號、頭條視頻、悟空問答、微頭條和頭條搜索等。

今日頭條的邊界有兩種:單一業務邊界、商業化路徑邊界。

突破單一業務邊界的打法與滴滴相似,也就是以后來者身份不斷進入新領域,并且靠燒錢搶地盤的方式來爭奪市場份額。但這種戰法無法在短時間內看到效果并且需要長期的資金投入。如遇資金鏈出現問題,則無法繼續下去。依舊以滴滴外賣為例,經過十一個月,燒錢10萬余元,對于處在輿論危機并且連年虧損中的滴滴,只能忍痛放棄。

與滴滴不同的是,今日頭條擁有強大的內容流量,這導致其在早期“插根筷子也能開花”,然后再通過其產品能力固化。截至2019年底,其用戶量已達到了7億,DUA達到2億。頭條受制于廣告是其變現方式,但廣告投放與流量增長直接相關,且形式過于單一。因此其必須突破商業化路徑邊界,選擇其他的變現路徑——電商與游戲。

同樣成立八年,今日頭條一直在不斷地打破邊界。2019年,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營收超1400億,其創始人張一鳴也因此成為2019年福布斯富豪榜中的第十名,財富值為1145.5億元。

“不設邊界”同樣是美團王興的擴張邏輯。

近年來,美團四處擴張,外賣、打車、跑腿、共享單車無一不涉及,這些擴張有明確目標,它要建成一個“超級平臺”。

按王興的描述,“超級平臺”指擁有1-2億以上用戶,每個用戶年使用次數在 8-10次以上的互聯網平臺。這種平臺擁有絕對大的用戶規模和絕對高的流量池,在實現消費閉環時壟斷流量池,便可控制用戶流量的導向。

據數據顯示,2019年美團活躍用戶高達4.5億。依托如此巨大的流量池,美團已發展成集外賣、團購、票務、酒店、網約車、單車、金融、買菜等業務于一體的龐大生活服務類平臺,完成消費鏈條閉環。

擴張自然也有代價。

從2010年美團成立到現在,美團已成為千億級別的獨角獸,但它似乎始終無法擺脫虧損。據公開數據顯示,美團在2018年,一年虧損1154.93億元。2019年,終于摘掉“虧損之王”的頭銜。財報顯示, 2019年年收入為975億,全年凈利潤達47 億元。

王興曾經在采訪中提到過《有限與無限的游戲》這本書,稱擴張便是在玩一場無限的游戲。

滴滴創始人程維也曾在微博上對這本書做出短評。

“有限游戲的目的是終結這個游戲,要贏;無限游戲的目的是讓游戲得以繼續,不需要結束。有限的游戲是在規則內玩的,無限的游戲玩的就是規則,探索改變邊界本身。有限的游戲比如打牌、比如投資;無限游戲比如創業、比如人生!”

衣食住行,每一個板塊都足以養活一只獨角獸,但是相比其他領域,網約車這條賽道并非最長的坡,也缺乏最厚的雪,但因為其高頻、剛需、低門檻的特征,又很容易吸引新的競爭者進入。這和外賣有幾分相似,因此王興就不能困在這一個籠子里與餓了么廝殺。

如今,程維能找到自己的無限游戲嗎?

盒飯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