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賞月入百萬,賣課程進賬千萬,“股神”們不靠炒股也能割韭菜
2020-06-15 12:59 打賞 培訓課程

打賞月入百萬,賣課程進賬千萬,“股神”們不靠炒股也能割韭菜

來源丨界面新聞(ID:wowjiemian)記者 | 穆玥 編輯 | 宋燁珺

兩個周末的培訓課程收費近3萬,一個股票代碼收10余萬,一個公眾號月入200萬……

這一連串數據讓專事私募業務多年的趙敏驚嘆不已。但事實上,股票培訓行業的暴利并不算是什么“新鮮事兒”,新玩法更是層出不窮。

界面新聞記者帶你發現,那些所謂的老師們是真股神還是大忽悠?薦股背后又隱藏了哪些秘密?

課程標價3萬

此前,市值風云大V常山發文稱:“某私募基金管理6只產品,今年以來有3只虧損,1只清盤,但是,萬萬沒想到,他們賣課程,賣信息(收入群)居然賺了大幾千萬。”

據常山描述,這家私募注冊地在華南某沙,從2019年3月開始賣課程,一共賺2000多萬,幾個基金經理每人分了兩三百萬。

業內人士范文兵介紹,賣課程是股票培訓類機構最傳統也是最常見的盈利模式之一。范本人的課程定價19800元/人,目前已經收了100多位學生。市場上部分“老師”2天理論+1-2天實盤的線下課程標價已經到了29800元/人。

而隨著自媒體、直播等媒介的興起,很多股票投資培訓課轉至線上,以錄制視頻等形式出售。比如,微博大V“夢想家林奇”,根據認證信息,其背后對應著私募上海聆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林奇還是“獨孤商學院”的創始人。

以獨孤商學院為例,其店鋪上線有《估值的方法》、《選股的方法》、《價值投資選股課》等10余門課程,標價99-4500元不等,還有部分電子書。按照頁面的標價和開通數量估算,收入上千萬。

在趙敏看來,規模2個億的私募,按照業內常見1.5%的收費標準,辛辛苦苦一年管理費才300萬,勉勉強強覆蓋成本。“人家辦一次100人的課程,300萬就輕輕松到手了”,他滿是羨慕。

不過,財經大V朱夢告訴界面新聞記者,標價幾萬元的課程需要服務很長時間才能獲取粉絲信任,并且很大概率會被黃牛倒賣。所以高價課程算是一次性買賣。

另一種財經大V常用方式是建立股票交流群,包括QQ、微信群等,以此為基礎變現。

比如說,“老師們”可能會先建一些大群,提供免費的股票咨詢服務,獲取粉絲信任之后,再逐步吸引導粉絲去買課程、軟件,加入更高級的VIP群等。

據知情人士張天貴透露,一般這種付費群以標價每人幾百元居多,微信群的上限是500人,一個接近滿員的群,收入能達到數十萬元。而且,在大群基礎上,還有可能分化出不同策略、不同主題的小群,對粉絲進行多次收割。

群會員費還只是明面上的收入,入群后薦股才是真正收割大法。

朱夢告訴界面新聞記者,有一個雪球一姐級別的大V建了幾百個群,每次自己買了票以后就在幾百個群里輪番吹,吸引粉絲接盤,由于粉絲基數大,總會有人跟買,她自己買的票基本都不會虧。

這位大V在粉絲申請入群時,會要求申請者回答一些問題,以此將炒股經驗比較豐富、水平比較高的禁止入內。而且這個大V還會同時使用幾個賬號在群內給自己當“托”,獲取粉絲信任。

此外,大V們還能通過為別人站臺募資變現。張天貴表示,作為雪球早一批的大V,林奇經常會出席各種活動,并收取一定費用。

“新玩法”層出不窮

自媒體快速發展為這些“老師們”提供了豐富的宣傳和引流工具,很多人都會通過發微博、寫文章等方式吸引粉絲關注。

比如,林奇的微博“夢想家林奇”有184萬粉絲,獨孤商學院的老師“趨勢交易的奶爸”微博粉絲也有63萬。另外,閱讀量動輒10萬+的公眾號“趨勢交易的奶爸”、“林奇”,活躍的公號“雷恩周”、“金融街老裘”等,也是獨孤商學院重要的引流渠道。

有了自媒體以后,“老師們”的變現也不再僅僅局限于賣課程、賣軟件。

比如付費閱讀,獨孤商學院以知識星球為平臺載體,其VIP小密圈標價365元/年,服務內容包括每日市場觀察、研報解讀和核心數據講解等。

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投資圈里付費閱讀已經相當普遍。微信公眾號的打賞、付費功能,微博的V+,以及知識星球、選股寶、短線王App等都提供了類似的工具。

總體來講,這種付費閱讀一般標價較低,單篇以十幾元到幾十元居多,包年也就幾百元,靠的是以量取勝。比如,某微信公眾號的一篇付費文章標價88元,300多人付費,收入就有3萬元。

像獨孤商學院這種與私募有一定關聯的,還可以通過基金購買環節實現變現。比如其關聯名為“雷恩周”的微信公眾號下方就有認購基金一欄。點擊進入后,客服標記為“聆澤客服”,指向林奇微博認證的聆澤投資。

還有一種是通過為券商導流變現,吸引讀者通過自己的渠道在券商開戶,從而在交易傭金中拿一定比例的分成,比如林奇的微信公眾號下方有股票開戶一項。

朱夢表示,券商開戶的這種變現方式比較穩定,也相對省心,反正客戶自己交易,維護好大客戶,拿傭金提成就是了。

此外,廣告也是公號變現的傳統手法。業內人士介紹,一般單篇廣告費是平均閱讀量的3-4倍。

新近興起的還有直播。抖音的“板總”粉絲6萬多,曾一場直播收獲一百多萬音浪,折合人民幣10余萬元。平臺與主播之間收入會有一個分成比例,從五五到六四都有。

直播打賞后,這些粉絲會被進一步引導至主播的微信群等。

真股神還是大忽悠?

不論是經典套路還是新玩法,吸粉是重中之重。圈內的“老師們”為了吸粉也是挖空了心思。

朱夢表示,一個新號一般都會找其他號幫忙推薦引流,很多大V之間也會相互推薦吸粉。在抖音,很多小主播會尋求和頭牌主播的合作,比如給頭牌主播打賞多少,然后相互合作引流等。

還有典型博眼球式。此前微博財經大V“股票女作手”曾公開表示滬指不到3000點就裸奔,在圈內傳得沸沸揚揚。這場鬧劇最終以滬指未能如期突破3000點,“股票女作手”回應只是開玩笑、裸奔違法收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訴界面新聞記者,類似的劇情在圈內經常“上演”,越敢說、越極端,才越能博眼球,收割流量。

瀏覽該大V的微博可見,其主要目的就是宣傳售賣自己的股票組合,其中一個創建于2019年11月13日組合截至今年6月3日總訂閱為2049,每31個自然日收費199元,總的訂閱收益大約40.78萬元。

另外,該大V還有1個標價每月99元的組合,訂閱數量為83。另有兩個組合于5月5日新創建。

這些大V的真實炒股水平究竟如何呢?

以林奇的聆澤投資為例,據朝陽永續截至6月5日更新的數據,公司目前有7只產品今年以來凈值有更新,年內收益最高的是2.53%。兩只產品今年以來虧損,最慘的“ 聆澤港股1號”年內已經虧損了14.67%。

張天貴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其實很多大V的炒股水平都很一般”,之所以能夠吸引到粉絲,有很多套路。

圈里普遍的做法是包裝一下自己,吹一下曾經的收益有多牛。

有很多大V會用截圖交易記錄來自證。但很多人曬出的只是自己交易記錄的一部分,真實操作和盈虧無從知曉,更何況現在的P圖技術已經被廣泛應用,真假很難分辨。

甚至有的大V會將好多股票每只買100股,其中哪個長得好,就截圖出來曬,隱去持股數量、金額,然后吹自己會選股,其實可能十幾個甚至幾十個股票就那一只是漲的。

由于時間差的存在,大V們總能對推薦的股票自圓其說。當然,也不能總是做對,偶爾也出來認個錯,反而讓粉絲覺得是真實、真性情。

至于直播,難度相對大了點,但是說對了自夸吹吹牛,說錯了就罵罵市場,類似的套路同樣適用。

薦股?騙局?

朱夢直白地說,“很多粉絲要的其實就是個代碼。”

界面新聞記者發現,很多投資類自媒體雖然標著“非薦股”、“勿跟投”、“僅為個人交易的記錄”等內容,但或多或少都會提到看好的個股,甚至有的直接標明代碼,各種股票群更是將有代碼作為宣傳噱頭。

實際上很多粉絲也就是沖著代碼去的。張天貴透露,某財經大V僅推薦一個股票代碼一天內就進賬十余萬元。

還有些屬于更加赤裸裸的,比如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盛洋科技(603703.SH)事件。

6月3日,媒體報道有散戶股民爆料稱,因平時關注股市,在微博中關注了博主‘股票情報員周周’,5月24日,該博主推薦一名叫陳風的人,稱其財經分析的能力尚佳。6月3日,陳風通知所有人滿倉盛洋科技,表示有內幕消息,可以賺30%。”

隨之而來的,是盛洋科技盤中主力資金出逃。因此股民懷疑盛洋科技、博主陳風以及微博博主“股票情報員周周”,存在操縱股價、坑殺股民的行為,要求證監會嚴查。

對此,盛洋科技在6月4日晚間回應稱,經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自查,各方均未策劃、參與該事件,亦未授意他人策劃、參與該事件,與該事件無任何關聯關系。

總體來看,股票投資咨詢圈的新花樣層出不窮,有的只是停留在流量變現階段,有的已經游走在犯罪的邊緣。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孟博指出,不管是微信群、qq群還是通過微信公眾號、微博、直播或者課程推薦股票都可能涉嫌詐騙罪或操縱證券市場,并且是否屬于薦股行為要結合其發布此類信息的目的、內容、所發布的對象等各項因素綜合進行判定,不能因其“聲明”而當然免責。

另外,從事證券咨詢必須取得證監會的業務許可,未經證監會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均不得從事證券咨詢業務。即便是設置收費門檻也并不能改變對薦股行為性質的認定。

事實上,監管層面對違法薦股行為態度堅決。

2019年9月,馬百亞、王會潔兩夫妻因陸續通過自己注冊、淘寶購買等方式取得“財經—老陳”、“老馬說股票”等23個實名認證微博賬號,并使用上述微博賬號公開提供股票投資品種選擇和買賣時機等證券投資建議,被證監會采取了“沒一罰一”的行政處罰,沒收違法所得268萬元,并處以268萬元罰款。

2018年5月,知名證券節目主持人廖英強因操縱佳士科技等39只股票,買賣交易超15億,被證監會沒收違法所得4300萬元,并處8600萬元罰款。一共罰沒近1.3億元。處罰決定書顯示,廖英強利用其知名證券節目主持人的影響力,在其微博、博客上公開評價、推薦股票,在推薦前使用其控制的賬戶組買入相關股票,薦股后的下午或次日集中賣出。

上述被處罰的案例中,通過薦股行為獲利的意圖十分明顯,相較于那些在自媒體上“分享”操作思路、操作記錄的投資者,也更容易被認定為非法行為。

即便游走在邊緣,趙敏身邊的幾個私募朋友也還是轉戰股票培訓了。

他還在猶豫抉擇中。

(文中趙敏,張天貴,朱夢,范文兵等均為化名)

界面新聞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