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力“演出”,買單者寥寥,李國慶卻不能停
2020-06-15 16:48 李國慶 當當網

賣力“演出”,買單者寥寥,李國慶卻不能停

作者|向陽     編輯|水笙

來源|連線Insight(ID:lxinsight)

李國慶還在刷存在感。

公章之事未了,李國慶又一邊拍賣自己的午餐,一邊做起了直播。

6月13日晚,當當網創始人、早晚讀書總經理李國慶在淘寶直播開啟首秀。

直播帶貨的企業家已經不少,從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攜程創始人梁建章,到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百度CEO李彥宏、搜狐CEO張朝陽、網易CEO丁磊,李國慶此時進場已經有些晚了。

猶記得在羅永浩進軍直播時,李國慶還評論,自己的粉絲號召力一點不輸羅永浩,但絕不會考慮直播帶貨這件事。

話音剛落沒多久,李國慶就“打臉”了,昨晚他在直播間里為自己的早晚讀書吆喝,甚至還賣起了護膚品。

李國慶善于制造輿論,在直播過程中,他毫不避諱與當當網、與妻子俞渝(現當當網CEO)的紛爭。他深知觀眾想看些什么。

在直播一開始他就提到,“我是當當網網唯一的創始人,不是聯合創始人。”之后又多次提到俞渝,稱自己是凈身出戶、跟俞渝分居2年5個月、曾因不滿俞渝想賣掉當當網而掀桌子。他還不忘炮轟老對手,說劉強東和俞敏洪,“兩人情商都不太高”。

李國慶在淘寶直播帶貨

所有的賣力“演出”,都是為了給“早晚讀書”造勢。

此次李國慶直播賣貨的商品只有5件,包括定價99元的早晚讀書99天會員季卡,“李國慶午餐1小時”,這兩者也是李國慶主推的產品。除此之外,還有JAMO尊寶的藍牙音箱和Rasi的精華原液,李國慶聲稱宣傳這兩件產品自己未收一分錢。

作為本年度最不甘沉默的企業家,李國慶努力為直播制造話題熱度,但結果不算成功。

這場直播首秀只給李國慶帶來了2667個粉絲和近8萬觀看量。帶貨數量也不算可觀,據統計,早晚讀書99元季卡,最終銷售額不足20萬元。而原定于8點半結束拍賣的“李國慶午餐1小時”,在經過55次延時(延時周期2分/次)后,最終以12.94萬元成交。

早在6月11日,李國慶便學習巴菲特,拍賣自己的1小時午餐時間。一天之后,拍賣價格被抬升至10億元,而后李國慶在微博中表示,“由于發現有用戶惡意抬價,午餐一小時重拍。”他還提到,天價午餐不是他的本意,期待遇到真信想與他交流創業、讀書等問題的朋友。

午餐一小時拍賣已結束,圖源淘寶App

不過,李國慶身上廣為人知的標簽不是“創業”,“讀書”,而是“奪章”、“離婚”、“摔杯”等詞。

作為一個企業家,他總能做出驚人之舉,而且往往不是那么體面,以至于形象已經跌落谷底。

早年他炮轟同行和投資人,每每引起罵戰,都言辭粗暴。不過那時,俞渝還能將這種口無遮攔形容成“性情中人”。

但到2019年,李國慶和俞渝在社交媒體上相互對罵,再到頻頻接受采訪、語出驚人,給外界的感受是,李國慶已經放飛了自我。

無論是利用社交媒體制造話題,還是接受媒體采訪吸引關注,李國慶不甘心,想要博得一個翻身的機會。除了奪回自己在當當網的話語權外,還想法設法為新項目早晚讀書打影響力。

不過,盡管有了關注度,但就如這次直播一般,買單者寥寥。主打知識付費的早晚讀書,自成立以來還未獲得一筆融資。如今的直播、拍賣午餐,看起來更像是博關注之舉。可以想象的是,在“翻身”之前,李國慶的“大嘴”都很難停止。

1 愛炮轟是李國慶的人設

李國慶的口無遮攔,恐怕是深入骨髓的。無論是在當當網上市的高峰期,還是在被逐出當當網的落敗期,這一特點始終跟隨著李國慶。

早年曾流行過一陣企業家上微博輸出觀點、打造個人品牌的風潮,當時凡有熱門事件,會引來如今的SOHO中國董事長、聯合創始人潘石屹、小米董事長兼CEO雷軍等著名企業家評論一番,出來刷個臉。

李國慶也曾告訴媒體,做企業只是自己影響社會的一種方式,如果可以,他想辦一家獨立媒體,要是能早點開博客,他認為自己的影響力會比韓寒更大。

李國慶很早就有想開微博的愿望,但直到上市后,俞渝和公關團隊才允許李國慶開通,李國慶曾在簡介處寫道,“我口無遮攔,多有得罪,請海涵。”

2011年10月14日,淘寶商城的新規則推出,要求店家繳納高額費用,引發了大量商家維權、聲討淘寶。

當時李國慶站出來說話,他說道,在商言商:合同到期,淘寶有權提高固定租金+倒扣流水+位置費等。當然淘寶如果給已經入駐多年且表現好的商家半年緩沖期就更好。而承受不起費用的商家應對:價格戰褪色,商家間合并,退回到C2C平臺,入駐其他平臺,甩貨關張改行。

李國慶的這番話被認為公正而面面俱到,頗有成功企業家的風范。

但更多時候,他都在炮轟競爭對手京東。

2010年,當當網正式在美國紐約股票交易所上市,在上市的當天,股價從16美元漲到29美元,市值達到23億美元,當當網也成為中國在美上市的B2C電商第一股。

李國慶進入高光時刻沒多久,劉強東就帶著京東從3C產品漸漸擴展到當當網的核心業務圖書領域。也是從這時起,兩人就頻頻展開罵戰。

李國慶先是公開調侃劉強東“傻大黑粗”,而后又在微博上喊話劉強東,只要你賣圖書,我就賣家電,看誰能干得過誰。

最后劉強東不僅賣了,還一邊融資一邊打起價格戰。李國慶又在微博上質疑劉強東利用對沖基金燒錢的運作方式,還表示京東的錢只夠燒幾個月,馬上就蹦跶不了了。隨后,劉強東回應稱,京東的賬戶現金超過60億元。

劉強東還設下賭局,如果京東賬戶現金低于60億元,愿意捐款1000萬元;如果高于60億元,李國慶只需捐款500萬元。但李國慶并未接招。

一切不如李國慶的預期。京東上市時的招股書顯示,2011年底,京東商城的賬上,現金及等價物大約是62.89億元。

后來京東也超越了當當網的市場份額,掌握了線上圖書銷售市場。當當網卻在2015年選擇私有化,存在感越來越小。

李國慶也在2015年私有化之后,逐步淡出當當管理層。根據騰訊科技報道,私有化后,俞渝持股64.21%,為當當第一大股東,李國慶持股比例下降至27.5%,為第二大股東。

這幾年,李國慶不僅是公眾形象,還有在當當的地位都一落千丈。之后,他就像沒有了限制,放飛了自我,制造出更多精彩的罵戰、狗血的故事。

2 形象崩塌

李國慶總有驚人之語。在當當網上市前,他提到,當當網上市敲鐘之時,他會邀請當年的初戀女友參加并給予對方部分當當網的股權,也并未提到共同創業的俞渝。

和妻子的關系出現問題,后面又惹怒了投資人和投行。

2011年,在紐約的上市慶功宴上,本該作為主角在場的李國慶,因老虎基金中途離席。

他后來在微博上憤怒地說,“就是他,掌管著80億美金的對沖基金合伙人,我不幸6年前接受了他們的投資。對沖就是還投我們的競爭對手!我不但拒絕讓他們進董事會,6年來還從來不見他們,投資就是合伙人,就是該像婚姻一樣。按目前當當價值,他們的投資翻了近30倍,可在紐約的晚宴,看他們樂翻天,我生氣,只好半途退場。”

這里面的“競爭對手”指得是京東,“他們”則是指老虎基金。

李國慶又把目標指向了負責當當網上市的投行摩根士丹利。他在微博上寫了一段搖滾歌詞;“為做俺們生意,你們丫給出估值10-60億,一到香港寫招股書,總看韓朝開火,只寫7.8億,別TMD演戲。我大發了脾氣。老婆享受輝煌路演,忘了你們為啥竊竊私語……”

以此暗諷摩根士丹利,故意壓低當當發行價,并從中得利。

據俞渝回憶,李國慶發送這條微博的前一天,俞渝曾提到要在下一周宴請投行團隊,但李國慶說,股票價格不好,這飯別吃了。俞渝沒有聽從李國慶,而是賭氣地回答:“這頓飯吃定了,你反對這頓飯?那我就把餐標從每人300元提高到每人500元。”

俞渝認為,是這句“賭氣”的話,讓李國慶勃然大怒,最后創作了“搖滾歌詞”。

“搖滾歌詞”引發討論后,兩位自稱“大摩女”的員工在微博回應,表示“李國慶不是人”,“求你老婆動用她以前的社會積累和關系拉你一把”,“做了十年的破網就快倒閉了”。而后,“大摩女”還爆料當當網做假賬、李國慶人品和業界口碑都太差。

“大摩女”和李國慶對轟截圖

不論是“大摩女”還是李國慶,兩者在對轟時言辭激烈,頻頻爆粗口,給人潑婦罵街的既視感。

從與“大摩女”互懟開始,外界對李國慶產生了情緒化的形象,貼上了“大嘴”的標簽。

這無疑也給當當網造成了影響,后來俞渝曾回憶該事件,“我無地自容,孩子的爸爸怎么能在網上罵臟話?股價一天跌這么多,集體訴訟怎么辦?我到現在不上微博,微博興起的時候,你罵得正歡,新浪科技第一條是喬布斯,第二條是你罵街,我不上微博、少受刺激。”

李國慶的“大嘴”對身邊人毫不留情,也沒有放過一個熱點。

2018年12月下旬,劉強東性侵案在美國免于被起訴,李國慶轉發了劉強東的微博并留言:“1.非性侵,只是婚外性,對股東和員工談不上傷害。2.非婚外情,只是性,對老婆傷害低。3.非嫖娼,對社會風氣負面影響低。” 

發言后,李國慶被當當網官方微博譴責,認為他的不當言論影響公司形象,表示李國慶已經離開當當網的管理者、決策層有一段時間,并要求其將當當LOGO從個人微博刪除。

在此之前,俞敏洪“女人的墮落導致了整個國家墮落”的言論曾引起軒然大波,李國慶也沒有錯過,他在微博評論該事件,“無論對錯,老俞不用向女性道歉,因為他觀點恰恰證明他是女權論,當下尤其要謝謝老俞敢于講出自己觀點,為企業家樹立榜樣!”在俞敏洪被聲討時,李國慶選擇力挺。

已經不需要去討論李國慶的三觀了,他所需要不是被認同,而是被關注。熱度,是快要被遺忘的他,重構影響力所必需的。

3 缺錢,也缺個翻身機會

很難說李國慶享受著外界的爭議和討論,但他可能不得不為之,這背后關乎利益,也有關金錢。

2019年2月20日,李國慶在微博發送公開信,宣布離開當當。宣告不久后,李國慶就帶著自己的新項目,高調接受了多家媒體的采訪。

當時李國慶投資了一家區塊鏈公司CYYSTO垂直內容公鏈,并創立了書友會,讓不同領域的專家分享自己擅長的知識。這個項目在2019年6月1日上線,被命名為早晚讀書。

為了引起更高的關注,每次采訪時,李國慶不僅不避諱談論當當網和俞渝,還有不少關于李國慶離開當當過程的細節爆料。

摔杯事件,被認為是演出意味最強的一次。李國慶在一次采訪中憤怒地摔碎了一只杯子,稱他的妻子兼聯合創始人俞渝,把他趕出了自己一手創立的當當網。半個月不到,李國慶又在朋友圈為新項目“早晚讀書”推廣時,夾雜了自己凈身出戶的信息。

同一時期,李國慶與俞渝離婚案在北京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李國慶又接受媒體采訪,乘機強調自己的訴求——離婚和平分股權。他表示,俞渝要求其接受25%股權就和平離婚,但李國慶的要求是平分。

李國慶與俞渝,圖源AI財經社

最近的“奪印事件”發生后,李國慶組建了微信媒體群,不斷在群里同步消息。

他曾在群里表示:“各位請理解,我這個接管的第一步是公章財務章,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還得組閣,組班子。第三步是我進駐當當開展辦公,給俞渝貼封條。”他還提到,自己已經得到了小股東支持,(投票權)已經任何意義的‘過51%’,過半數,謝謝大家的關心和支持和一貫的關注。”

一邊為新項目做推廣,一邊爭奪股權,并有計劃地放出新的進展消息,李國慶不斷掀起輿論,不達目的不罷休。

而當當網則深受其害,去年10月末,當當網官方微博發布的公開信中提到,“你的訪談、微博、視頻、高密度的宣告,讓我們不得不停下手頭繁忙的工作,分出一份心力去應對來自四面八方的問詢和關懷,我們更擔心你不可預測的行動干擾我們正常的工作”。”

當當副總裁闞敏曾提到,李國慶開始多次向俞渝和公司借錢和要求分紅,其中借錢的規模是幾千萬。闞敏說,“我理解他的公司經營有問題,所以要借錢維持經營。”

李國慶已到山窮水盡,他缺錢,也缺一個翻身的機會。

李國慶曾投資CYYSTO,CRYSTO(水晶)是服務于全球無形資產的垂直公鏈,主要為無形資產提供確權、保護、分發、定價、權益證券化和商業化等多項服務。

區塊鏈行業從去年開始跌落,CYYSTO的發展也不太順暢,其曾于2019年8月上線的水晶Ex交易所,但被質疑變相ICO、發“空氣幣”謀財。

李國慶的期望寄托在了早晚讀書上,但CRYSTO可能無法給早晚讀書帶來多少幫助。

李國慶曾將早晚讀書形容為自己事業的“第三春”。他曾提到,“我希望把早晚讀書會帶到10億,20億,30億美金,用三、五年時間,然后再去孵化新的東西,我覺得我這個狀態能夠一直干到80多歲,也就是說,對我來說還有小30年的奮斗。”

但到目前,早晚讀書都沒有獲得資本青睞,用的是李國慶自己的錢。而如今知識付費的風口已經過去,早晚讀書想要繼續走下去,李國慶就還要繼續賣力“表演”。

連線Insight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