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AI栗浩洋:科創企業,如何挖到大牛級人才?
2020-08-25 17:14 栗浩洋 黑馬營 松鼠AI

松鼠AI栗浩洋:科創企業,如何挖到大牛級人才?

i黑馬訊(記者 竇悅怡)8月15日,由創業黑馬和北京懷柔區政府聯合主辦的“黑馬科創學院揭牌暨懷柔黑馬科技加速實驗室開營儀式”在懷柔科學城創新小鎮舉行。

懷柔黑馬科技加速實驗室是黑馬科創學院的第一個班,定位于“科創板預備班”——重點招收具有較強科技創新實力、具備科創板上市潛力的硬科技企業。

松鼠AI創始人、黑馬營大師兄栗浩洋出席了此次活動,并發表了以“科創企業如何做到極致”為主題的演講。

以下為栗浩洋的演講內容,經創業家&i黑馬編輯:

今天在這里我百感交集。當時剛來黑馬營的時候,只融到了3000萬元,產品都還沒做。但到了今天,我們已經累計融資近10億元,最近還和釘釘達成了合作。這條路,我們走的非常孤獨和艱辛,期間黑馬給了我很多幫助。

我們當年就像是寫散文,寫到今天正好符合科創板的要求。你們很幸運,現在科創板已經有了明確的要求,變成了命題作文,這會更好走。

科創板有三個要求:

第一,技術全球領先,填補國內空白。我們是AI教育里中論文數全球第一的公司,還是參與IEEE(全球最大的科學家組織)制定全球教育技術標準委員會標準的公司。制定標準很重要,往IEEE滲透是你們AI創業公司現在就要做的工作。

第二,至少投入10%研發經費。我們投入了33%的研發經費。如果你像商湯、曠視一樣把工程收入也都變成收入,那么收入就會變得很大,研發費占比就會不高,所以一定要在銷售額增長和研發投入上做平衡。

第三,至少擁有5項專利數。我們以前不想做專利,因為只要是公開專利,競爭對手就會抄。后來我們發現,專利要兩年才能申請下來,于是用了一個方法——最核心的東西先不申請專利,申請的專利盡量都是三年前的技術,而且寫的云里霧里。

接下來,我會談談科創企業如何做到極致。

01科創企業如何挖到大牛級人才?

1、科創人才爭奪戰

科創企業,要成功只有一個秘訣——人才。

如果你過去是個科學家,請以后忘掉這件事。科學家們往往容易相輕。你要找的是全球最頂級、遠遠強于你的科學家,把你的ego放下,把他捧起來。

我現在找到的人包括,崔煒博士(聯合創始人、首席科學家)、Richard Tong(首席架構師、美國研發負責人)、Dan Bindman(首席數據科學家)、Tom Mitchell(全球機器學習教父、首席人工智能科學家)等。

我的方式是,列了一個20人的AI教育最牛科學家名單,然后按圖索驥,請他們一次次吃米其林餐廳。

我跟他們核心是講中國市場有多大,講阿里、騰訊,用打動風投的方式去打動他們。

我挖一個人包括以下幾輪:第一輪講真實的數據和商業邏輯;第二輪講現在做的是什么和我們怎么做;第三輪講過去的數字,以及數字怎么支撐商業模型和財務模型。我甚至會把融資的盡調報告都發給他。這是最私密的東西,而且跟挖人在本質上沒有關系,但這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他們都是科學家,最擅長的是算術。你給了他一個模型,只要模型跟過去的三年、未來幾年曲線一致,他就能看出你的邏輯,相信你未來的增長。

但是我們也遇到過一些問題,比如當時跟Dan Bindman聊的時候,發現他一直悶頭做科研,對中國一無所知,也沒聽說過阿里。這就很難打透。

后來,我把他請到中國來待了一個月,讓他看我們的學校,以及感受中國。

更核心的是,我跟他聊了我對算法的理解。

他當時在全球第三大人工智能教育公司ALEKS。他發明了一個理論,讓虛擬老師的技術出現了革命性的突破。

我在挖他之前,看了他所有演講,并把他的理念跟我們做了結合。我說,你發明的東西將會在教育領域最快實施,而且我們現在的系統已經應用上了這個理論。他聽完后特別興奮。

作為科創企業,你對技術的熱情和思考會打動他們。

還有一個挖人的要點是“不要臉”。在我和Tom Mitchell見面前,我們公司的科學家和架構師都跟他聊過多次。我們兩個第一次見面時,他只給了我一個小時,但我還是跟他從下午2點聊到了晚上11點,直到光都暗了,窗外景色都看不見了。我們從商業聊到哲學、人生,中間還站起來擁抱了好幾次。挖人的終極之道是,要聊出談戀愛的感覺。

對這些挖過來的科學家,要求同存異,找到最大公約數。

2、商業化團隊

商業化團隊,需要至少有一個人是聯合創始人級別。

現在松鼠AI的聯合創始人周偉,是當時我在做上一家公司昂立教育時挖的人。

我通常的做法是,朝著5-10倍的去挖。我在做到1個多億銷售額的時候,就開始挖做過10個多億銷售額的周偉。我挖他挖了兩年,一次,他患了膽囊炎住院,我去看他,終于把他感動了。

為什么連續挖兩年也能挖動?因為你會給他講一個成長曲線。過一年后,他發現,你不但做到了,還超過了曲線。盡管你現在還小,還沒達到他的水平,但讓他覺得你有潛力。

所以,挖人不要急功近利。有的人我挖了4年都沒挖到,但我每次去美國都會請這些人吃飯。

近幾年,我挖到的比較自豪的人是陳國環。他是原阿里中供鐵軍中唯一擔任過兩個百億級美元獨角獸的COO。他已經實現財富自由了,我挖他的方式是,重新點燃他心中的火焰。

陳國環來我們公司之前,調查了我們40多家學校,聽我們校區的校長說我們的產品是真的好,才讓他最終決定加入,并從阿里帶過來了30多人。

當然,內部培養也非常重要。馬剛原來只是昂立教育的一個法務。我認為這個人可以培養,讓他做了各種各樣的事。現在他是創始合伙人、拓展事業部總經理。

02科創企業如何打造品牌?

1、會議曝光

品牌曝光因為有背書,可能比打廣告的效果還要好。

黑馬是將培訓、媒體、社群三者集合為一體的平臺,一定要把三合一的價值做足。我在剛融了3000萬時,就給了黑馬200萬,讓他們幫我辦會。我知道辦一場會,有可能帶不來任何價值,但是我堅信兩件事:第一,只要一直堅持打品牌,總有一次會成功;第二,打品牌一定要堅持找一個最懂品牌的公司幫你打,最會打品牌的就是黑馬了。

另外,對科創的公司來說,品牌核心點是要占領學術會議。為了打造品牌,我們每年會投2萬篇論文。

2、權威媒體背書

我們登上《人民日報》和央視十幾次。

我們還會去各大衛視,比如天津衛視的《非你莫屬》。后來,我又上了《愛情保衛戰》,《愛情保衛戰》的受眾和我們的用戶群體更吻合。

做科創最關鍵的是,在科技上面要有突破,所以我們在各個省做“人機大戰”比賽都是實踐性營銷,有大量媒體對此做了報道。

此外,我還和約翰·庫奇(蘋果副總裁)和羅斯·盧金教授(AIED主席)合著了兩本書。

當你走上媒體、舞臺和講臺時,別人是仰視你的,這樣就從“跪求”變成了“吸引”。

3、新媒體矩陣

我們也在做各種新媒體矩陣。我的抖音號已經達到了1億的播放量,給公司省下了很多宣傳費。

4、事件營銷

特斯拉從來不做廣告,但事件營銷做得非常到位。比如,馬斯克會在直播里抽大麻,很多人看到這一幕,都覺得特斯拉要黃了,但沒想到后來股價和銷量都漲了。那些認為抽大麻不對的人,本來也不是特斯拉的客戶,認可這種行為的人,會更將馬斯克看成精神領袖。

03最后的話

千萬不要技術太過硬。太多企業瘋狂追逐技術,最后都沒有好結果。

波士頓動力夠牛了,但是中國能生產出和他的一樣的機器狗,而且只要1/10的價格。Deepmind是個偉大的公司,但還比不上貝殼找房1/40的市值。

大家一定要記住,過硬的前沿科技不是為了科技,而是為了產品和銷售。

AI在什么領域容易獲得成功?我總結了三個點:

第一,相對有限的無限級。例如,圍棋是個相對有限的無限級,千古無同局;高考題庫是無限級,但是我們只做K12,就是相對有限的無限級。

第二,容錯率高。自動駕駛和醫藥行業的都關系到人的生死問題,容錯率很低。但新聞智能推薦、教育等行業容錯率比較高。在容錯率高的領域創業,更容易獲得成功。

第三,離錢近。離錢近的行業,容易去變現。自動駕駛代替的是一個月幾千塊工資的司機,離錢不夠近。但AI教育代替的是老師的工作,新東方、好未來等公司的老師成本占40%,所以更值錢。

今天我就分享到這里,謝謝。

i黑馬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