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倒計時:娛樂總是被犧牲?
2020-08-26 10:32 TikTok

TikTok倒計時:娛樂總是被犧牲?

來源丨燃財經(ID:rancaijing) 作者 | 孟亞娜 編輯 | 楊潔

美國當地時間8月24日,TikTok正式起訴特朗普政府。

此前,中國人民保險、福耀玻璃、三一集團、華為等企業都曾運用美國法律體系,維護自身利益。

不同以往的是,這一次,張一鳴幾乎在孤身奮戰。

面對美國政府時,他手里的籌碼很有限。TikTok在起訴書摘要中寫道,“行政命令威脅將禁止我們的美國業務——消除10000個美國就業崗位,對數以百萬計使用該程序來娛樂、連接和維持正當生計的美國人將造成不可彌補的傷害。”

在公開聲明中,字節跳動表示,提起訴訟是被迫的。“需要明確的是,與訴訟相比,我們更喜歡建設性的對話,我們不會輕易起訴政府,但我們別無選擇,只能采取行動來保護我們的權利,以及我們社區和員工的權利。”

這與華為的姿態迥異。

與任正非收獲無數的贊譽不同,張一鳴則一次次被淹沒在罵聲中。

從最開始傳出消息,TikTok可能選擇接受美國政府的條件,出售相關業務,就被輿論稱作“跪著挨打”;到現在選擇起訴,又被輿論評論為,“現在才硬氣起來,為時已晚”。網上甚至有一個關于“字節跳動的內心變化歷程”的段子流傳:聽說美國要娶,想想還不錯;后來聽說是要嫖,想想給錢也還能認;后來發現特朗普是要白嫖,氣的跳腳;到最后發現原來是要奸殺,果斷起來做艱難的抵抗了。

在創辦美團時,王興曾提出,互聯網發展這二十幾年,一直在滿足人們生活的四大需求:娛樂、信息、通訊和商務,而且在每條賽道上都誕生了很好的產品。

TikTok就是滿足人們生活的娛樂需求的代表性產品。

在此之前,張一鳴還打造出內涵段子(后來被關停)、皮皮蝦、抖音等娛樂屬性極強的產品。

在人們生活需求不受限制的時期,娛樂屬性強的產品,很容易收獲大批用戶,得到高速成長的機會。可惜,一旦卷入爭端,娛樂屬性強的產品,又往往第一個被犧牲。

據《晚點 LatePost》報道,字節跳動全球董事會就 TikTok 出路出現重大分歧,股東們認為張一鳴遲遲不妥協才導致行政令出臺。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稱,“張一鳴在處理 TikTok 美國業務這件事上,與美國投資人意見不同。近期董事會上發生過激烈的爭論。”

孤軍奮戰的TikTok

TikTok正在孤軍奮戰,它的劇本仿佛已經被寫好,注定要承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卻沒有人能夠為它提供實質性的幫助。

TikTok外部的壓力主要來自特朗普政府下發的禁令,以及美國對外投資委員會CFIUS(以下簡稱CFIUS)的“野蠻”調查行為。

此前,TikTok就曾多次受到了美國政府的調查和質疑。早在2019年11月,美國就要求將對字節跳動2017年收購社交媒體應用Musical.ly展開國家安全審查。經過一年的調查之后,CFIUS計劃否決字節跳動對Musical.ly的收購,這一決定將導致TikTok的美國業務被剝離,甚至可能波及TikTok的全球業務。

字節跳動也想了很多辦法來應對這一調查。比如,在張一鳴之前的公開信里提到, TikTok的市場運營職能、非中國業務內容審核等職能,從2018年底就開始全面遷出中國;此外,字節跳動還聘請了前微軟副總裁埃里希·安德森(Erich Andersen)作為字節跳動全球法律總顧問,任命迪士尼前高級副總裁凱文·梅耶爾(Kevin Mayer)為字節跳動首席運營官兼TikTok全球首席執行官,意圖打造一支美國“本土化”的團隊。但是,這仍然沒有改變TikTok的命運。

來源 / 視覺中國

來源 / 視覺中國

起訴也是為了挽救TikTok可能被關停的處境。張一鳴對此洞若觀火,在8月3日的公開信中,他表示,“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強制字節跳動出售TikTok美國業務,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但資方沒有給他更大的支持,反而成為字節跳動的內部壓力。據《晚點》報道,字節跳動全球董事會就TikTok的出路方面出現重大分歧,知情人士稱,矛盾點聚焦在是否盡快出售TikTok的美國業務上。而根據8月24日路透社的一則報道稱,部分字節跳動投資方正在討論以其所持字節跳動中國股權,置換TikTok的股權。

也有外媒報道指出,包括紅杉資本在內的一些字節跳動風險投資者,已經催促張一鳴出售TikTok的多數股權。另外,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以風險投資公司泛大西洋投資和紅杉資本為首的投資人,正與美國財政部及其他監管機構討論相關事宜,評估能否收購TikTok多數股權。若收購完成,字節跳動僅將保留TikTok少部分股權,且無投票權。

TikTok在海外過招時,在國內也陷入“里外不是人”的境地,接受了近乎是一邊倒的吐槽。一部分網友認為,TikTok應該像華為一樣,采取走美國司法程序的措施,而不是一開始就回應考慮出售給微軟。在B站上,一家國際觀察評論媒體的視頻里提到:“是美國先下禁令,抖音再做舉措;還是禁令下來之前,抖音已經做出決定?”類似的情緒開始在互聯網上蔓延,甚至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有網友報復性地提出“卸載抖音”。

沒有朋友愿意站出來為TikTok說話。包括它的用戶。

沒有一種娛樂是不可替代的

TikTok陷入“封禁”風波之后,許多網紅和普通用戶攜手發起了#SaveTikTok的活動來表達自己的情緒。多名在TikTok上擁有海量粉絲的網紅們奉上了一封聯名信稱:”很多年輕人追捧TikTok,把TikTok視為積極歡樂的空間,而非憤怒和敵意,在社會兩級分化愈發嚴重的美國,TikTok是唯一能夠對沖這種極化的社交媒體。”

但與之相對應的,涉及到“生存”的問題上,平臺上的多數美國網紅們,迅速地開始搬家。

坐擁460萬粉絲的網紅吉布森在TikTok上錄制了一段告別視頻,最后告訴粉絲們他搬家到YouTube和Instagram的消息;另一位電子競技明星泰勒·布列文斯也在Twitter上告知粉絲,自己已經搬離TikTok。

TikTok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家為用戶提供娛樂內容的平臺。它在官網聲明中提到,“1億美國人轉向TikTok尋求娛樂、靈感和聯系;無數的創造者依靠我們的平臺來表達他們的創造力,接觸廣大的觀眾,并創造收入”。作為短視頻平臺的核心競爭力,優質的UGC們出走,對平臺意味著用戶和流量的流失。

與此同時,TikTok的替代品們正迅速崛起。TikTok在美國市場的前景未卜,平臺用戶們很痛快地便轉身離去。Facebook們乘虛而入,頗有“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氣勢。

在TikTok陷入風波之際,Facebook大張旗鼓地在社交平臺Instagram上開通了Reels功能,對標TikTok。同時,Instagram也通過向TikTok上網絡紅人提供重金獎勵,以說服他們使用Reels。

將槍口對準TikTok的不止Facebook一家,據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的報道稱,美國本土照片分享應用Snapchat推出了一個新的功能,允許用戶在他們錄制的視頻中添加音樂。作為Snap公司的核心產品,這款APP主打圖片社交,其主要用戶年齡集中在13歲—25歲之間。

來源 / Pexels

來源 / Pexels

此外,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谷歌也曾洽談收購類似TikTok的應用業務Firework,YouTube公司近期也在研發一款短視頻分享應用Shorts。

不過,據一位觀察人士稱,從用戶體驗來講,還是TikTok最好。如果有選擇,大家還是愿意用TikTok。

APUS創始人兼CEO李濤表示,北美市場必然會出現新的短視頻替代品,如Facebook今年5月發布了一款名為Collab的短視頻產品。他也提到,北美市場很難出現一款和TikTok同樣席卷全球的產品,因為短視頻產品核心是模仿和推薦機制,依靠行為及動作來快速傳播并引發模仿。而多元的文化及價值觀才能讓用戶喜愛,美式文化并不能代表全球文化。

前些日子,美國知名視頻博主郭杰瑞,對不同年齡段的美國年輕人進行了街頭采訪,多數受訪者對TikTok抱有好感,并表示不在乎這家公司的國籍,其中一些受訪者的觀點是,無法接受TikTok被封的事實。但TikTok上的大V們,還是迅速作出了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在新的產品上留下退路。

根據應用市場數據分析公司Roposo的數據,在TikTok被屏蔽后的三周內,美國視頻共享社交媒體Dubsmash的下載總量也比前三周增加了155%。

而在印度市場,Tiktok被禁后,快手的Snack Video沖到印度總榜第一。

娛樂總是最先被犧牲

兩年前聯想遭遇“5G投票門”時,柳傳志一封內部信發出,引來上百名企業家聲援。但是風波中的TikTok,沒有盟友。

究其原因,以TikTok為代表的娛樂類產品,只有用戶獲益最大,其核心競爭力是平臺所產出的UGC或PGC內容以及用戶的體驗感,這是其影響力的主要來源。但這也意味著,它們的核心籌碼是這些平臺用戶,在其他方面則缺少強力的外援支撐。

在TikTok陷入風波之后,雖然美國的年輕用戶們也站出來表了示抗議,在接受美媒體采訪時稱,如果特朗普真的禁用了該應用,可能會導致許多年輕TikTok用戶在11月的總統大選中投票反對他。但它能得到的支持也就這樣了

與被前后腳“點名”的微信相比,待遇是天壤之別。據外媒消息,微信可能被封禁的消息不脛而走之后,國外多家巨頭公司,包括蘋果、福特、沃爾瑪、迪士尼在內的十多家公司,參與了白宮宮員的電話會議,試圖在電話中闡述微信禁令可能對其公司業務產生的影響,讓特朗普政府停止對微信的封禁。

彭博新聞社8月21日也援引多名知情人士的話稱,在中國有業務的美國公司,比如星巴克等仍可以通過微信宣傳和處理與中國消費者的交易。彭博社表示,一些游說團體一直在敦促美國政府縮小該禁令的范圍

微信用戶還成立了一個非盈利組織,叫“美國微信用戶聯盟”,此前有消息稱,該組織已正式向加州北區的地區聯邦法院遞交訴狀,起訴總統特朗普的針對微信的行政令侵犯了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利。

阿里巴巴的支持者更多,雖然也在特朗普政府的打擊名單上,但沒有引起任何風波。

另一個更為明顯的對比是美國商界對華為的態度。根據《華爾街日報》透露,美國的芯片巨頭高通也在游說特朗普政府,努力呼吁取消它向華為出售芯片的限制。

來源 / Pexels

來源 / Pexels

有大批年輕人擁護的TikTok,此時,卻顯得勢單力薄,這也注定了其在相關博弈之中,始終處于下風。有業內人士認為,“TikTok們”既沒有社交或者電商類應用對粉絲用戶的進一步挖掘和培養,也沒有和其他商業公司形成更深的關系鏈條。在這些平臺上獲利的只有內容創作者和用戶。

但用戶的權益在涉及商業利益的博弈中又是最容易被忽視的。在TikTok發起的起訴書中,對美國政府列出了種種指控,也幾乎沒有涉及用戶的權益。

字節跳動仍在作出最后的努力。但作為娛樂類的產品,對于TikTok們而言,在享受高速增長的紅利之外,這也是它們必然承擔的壓力

燃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