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贊微盟,必有一戰!
2020-08-26 15:12 有贊 微盟

有贊微盟,必有一戰!

來源丨甲方財經(ID:jiafangcaijing2019)

微信生態太大了。

大到以至于可以裝下多個上市公司,而且還是同一領域的。

白鴉和孫濤勇,一個出身阿里系,一個出身百度系,卻在幾乎同一時間選擇基于微信生態創業,他們前后腳創辦的有贊和微盟,分別于2018年4月、2019年1月上市。

兩家公司一直對誰是微信生態第一股爭論不休。從市值上來看,有贊勝過微盟;從營收上來看,微盟勝過有贊。二者各勝一籌。

但從另一個方面來說,這也意味著二者也各有不足之處。有贊賺錢能力弱,被詬病遲遲未能盈利;微盟則被說是銷售占比高,技術投入不足。

它們都生長于微信生態,服務于商家。如今,隨著商家愈發重視線上電商以及私域流量,有贊和微盟將在舊的服務能力比拼之上,迎來一場新的戰爭。

2020年開始,有贊微盟必有一戰!

文/ 不多不多

出品/ 甲方財經

01

白鴉與孫濤勇

阿里系與百度系在微信生態的戰爭

2011年,對如今的互聯網新秀們來說,是一個特別的年份。

這一年,王興已經創辦美團接近一年;張一鳴辭去99房CEO職位,他注意到地鐵上讀報的人、賣報的人越來越少,手機很可能會取代紙媒成為信息傳播的最主要載體,基于此,次年他創辦了今日頭條;而程維在支付寶晉升了,但他并不滿足,次年6月,程維遞交了辭呈,創立了滴滴。

最重要的,微信誕生了。很少有人想到,基于微信竟然能衍生出如此多的公司。當時,白鴉離開了阿里巴巴,進行二次創業,但他做的還是基于淘寶的電商導購網站。而孫濤勇畢業沒多久,進入了當時中國互聯網的老大百度當程序員。

微信用戶增長很快,2012年3月突破1億,9月突破2億。用戶的爆發式增長讓人看到無限可能。但用戶數量只是基礎,微信相繼推出的朋友圈、微信公眾號等功能,形成了微信生態的雛形。

也是在這一年,白鴉做的導購網站失敗了,他沉寂了一段時間,尋找下一個創業機會。受老同事要投資一個基于微信的廣告聯盟項目啟發,他意識到,PC電商已經沒有機會,但移動電商剛剛開始,可以基于微信幫助商家搭建商城,做客戶管理系統和營銷系統。

2012年11月27日,口袋通(有贊前身)成立。

移動互聯網的浪潮滾滾向前,不甘心只做個程序員的孫濤勇選擇在這一年離開百度,去了一家民營醫療公司做網絡營銷。

從程序員到網絡營銷,孫濤勇的轉身不可謂不大,但實際上,這和他之前在百度的工作也算相關。原因在于,雖然他是程序員,卻是在百度搜索廣告的核心部門。

“我在百度呆的部門是商務搜索部,所以對搜索營銷非常了解,而且我能了解到的是外面人永遠都無法了解的。”孫濤勇在一次采訪中表示。

當時,社會化媒體興起,孫濤勇開始在那家醫療公司組建新媒體事業部,聚焦到微博與微信平臺上。雖然由于民營醫療行業不適合微博、微信營銷,導致這次嘗試失敗,但孫濤勇更加認定,社會化營銷是大勢所趨,必將取代傳統網絡廣告。

通過這次嘗試,孫濤勇還判斷,微信比較適合用戶粘度高、二次購買、做CRM管理的企業,比如生活服務、線下商超就是很好的應用場景。于是萌生出創業的想法。

次年3月,微盟誕生。

一個從搭建商城出發,一個從廣告營銷出發,白鴉與孫濤勇在微信生態相遇了。

02

創始人的氣質決定公司的氣質

兩種不同商業模式的對決

創始人決定公司。

這句箴言在白鴉與孫濤勇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有贊和微盟雖然同樣是服務微信商家,但走了完全不同的路子。

有贊微盟網絡詞云(數據來源:知微事見)

從財報上來看,有贊以Saas收入為主,2020年上半年,有贊實現營收8.25億元,其中SaaS貢獻了4.75億元,占比57%。

微盟則相反,廣告營銷收入占微盟營收比例更大。2020上半年,微盟經調整營業收入為10.5億元,其中精準營銷業務營業收入為7.45億元,占比70%。

顯然,兩家公司擅長的能力不一樣。

有贊更擅長從電商角度出發服務商家,而微盟更擅長廣告營銷。看看兩家如何自我介紹就知道了。有贊官方介紹是中國領先的零售科技服務商,而微盟的官方介紹是中國領軍的中小企業云端商業及營銷解決方案提供商。

這也正是兩家公司創始人不同氣質與經歷的體現。

離職阿里巴巴前,白鴉的職位是“支付寶首席產品設計師”,帶過產品體驗部、社區支付團隊,參與過網站、收銀臺、代付、錢包、獨立擔保交易等產品和項目。

白鴉非常看重用戶體驗。在2010年的支付寶被用戶吐槽與批評時,他在博客里寫道:“一直以來總像個無頭蒼蠅,自個兒東撞西撞,頭破血流,突然,那層紙真的破了,才發現自己離可以把用戶體驗做好還有很遠很遠的距離。”

在創辦有贊時,他將這種死磕用戶體驗的精神發揮到底。“我們以為可以更快去迭代,但是在移動商城這件事上我們爬了兩年。”白鴉曾在有贊四周年時談到,有贊團隊花了兩年的時間,讓后臺系統一秒鐘可以跑4萬筆交易,保證核心鏈路的穩定。

孫濤勇出身百度商務搜索部,雖然是做技術,卻是一個了解百度競價營銷的好機會。但他不甘心只做一個程序員,只呆了一年便決定離開。“我不想天天加班,把所有的青春都獻給代碼。想想自己曾經的夢想,覺得好遠好遠。”在民營醫療公司,孫濤勇從技術轉型到營銷與運營,并很快開始帶團隊,做管理,為之后創辦微盟打下了基礎。

微盟初期,孫濤勇將百度招代理商的發揮到極致,靠招募代理商的方式,快速實現業務增長。

2015年,微盟SaaS產品代理商貢獻收益占公司SaaS產品收益的86.6%。相比之下,有贊直到2016年才宣布商家版系統開始收費,還在當時受到了商家的質疑。

而在有贊宣布收費的時候,微盟則迅速切入了剛剛興起的精準營銷業務,敏銳抓住了微信營銷新趨勢。 2017年,精準營銷營收占微盟營收比例猛增到50.8%,一舉超過SaaS產品收入。最重要的,微盟以此實現扭虧為盈。相比之下,有贊至今沒有實現盈利。

白鴉與孫濤勇如此不同,所以早在有贊和微盟創立之初,便注定將走向不同的商業之路。

03

切彼此的蛋糕

誰才是微信生態服務商老大?

雖然商業模式不同,但有贊和微盟畢竟生長于微信生態,所以它們不一定一榮俱榮,但很多時候會一損俱損。

7月14日,微信宣布正式上線微信小商店能力,可以幫助商家免開發、零成本、一鍵生成賣貨小程序。微信小商店團隊將負責商品發布、訂單管理、交易結算、物流售后、直播帶貨等技術和服務流程。

微信小商店做的事情正是有贊、微盟業務核心。

7月15日、16日,有贊和微盟股價接連下跌,有贊跌逾8%,微盟跌逾12%。

實際上,大可不必擔憂騰訊做電商會和有贊、微盟搶飯碗,畢竟騰訊對二者均有投資,它們都屬于微信生態。

小程序第三方數據服務商阿拉丁創始人史文祿接受媒體采訪時分析稱,微信小商店做的還是一些市場普及與教育,面對的還是小的商家或個體戶。但中型及以上的大商家可能需要更復雜更個性化的功能,而微信小商店暫時還無法滿足這種需求,這些可能就是微盟與有贊及其他第三方服務商的天下。

有贊和微盟最應該擔心的是彼此。畢竟,一個會賺錢,一個重產品,對于誰才是微信生態服務商老大,誰都不服誰。

從市值上來看,有贊勝過微盟。

截止8月12日收盤,有贊市值為280.91億港元,微盟市值為235.92億港元;從營收上來看,微盟勝過有贊,有贊今年上半年營收8.25億元,微盟今年上半年營收10.5億元。二者各勝一籌。

但從另一個方面來說,這也意味著二者也各有不足之處。有贊賺錢能力弱,被詬病遲遲未能盈利;微盟則被說是銷售占比高,技術投入不足。

今年年初微盟“刪庫事件”讓這家企業一度陷入危機,兩家的火藥味也第一次放在了明面上。

“刪庫事件”后,有贊主動聯系宕機商家提供服務,與微盟爭搶市場。當時,有贊創始人白鴉在微信朋友圈表示:“有贊的商家論壇也來了很多微盟的商家咨詢有贊可不可以幫他恢復生意,這些都讓人挺擔憂的。”相隔一日,微盟創始人孫濤勇則在朋友圈表示:“每個企業難免都會有至暗時刻,不落井下石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

口水仗與公關戰吸引眼球,但業務的實際比拼才是決定兩家公司勝負的關鍵。尤其今年疫情爆發后,商家更加重視線上電商與私域流量,這是有贊與微盟發展的機遇,也是比拼技術能力、服務能力、運營能力的關鍵時刻。

舊的戰場還在繼續,新的戰場也已經開始。今年兩家公司相繼接入微信小程序直播能力,發力直播。5月,白鴉還親自站臺,帶領在有贊的品牌商家們,在微信愛逛平臺里做了一場直播。

“三五年后,小程序、短視頻、直播會像在線支付一樣,成為每個渠道必須具備的能力。”有贊CEO白鴉在今年復盤時稱,而這些領域也將成為有贊與微盟服務商家的新戰場。

04

甲方財經的思考

工具本身不能創造價值

去微博、知乎、脈脈上搜索,有贊微盟有什么區別,你不僅會發現兩家的模式差異,更能找到成千上百條花樣吐槽,此處略去各種差評5000字。

本質在于一點,有贊和微盟都是工具,它本身并不能創造價值,只有把工具用好,商家們才能賺到錢,有贊和微盟也才能持續的賺到錢。

甲方財經的思考有六點:

1、整個微信電商SaaS生態的雙寡頭格局,大概率會持續一段時間,但這個行業的進入門檻并不夠,各種賽道殺入者源源不斷,尤其是跨界競爭者將有極強的攪局能力,有贊微盟還沒有到酣睡的時候;

2、SaaS企業的主要營收和利潤來源都是中型客戶,但這十分考驗銷售及服務能力,有贊微盟的團隊人數雙雙上升,這都將是對管理的極大考驗;

3、有贊的用戶群更偏向于一線城市,自帶流量的優秀品牌和擁有流量的線下門店,微盟的用戶群更偏向于下沉市場,他們的轉型動力更剛需付費能力更強。有贊下沉,微盟上行,將是未來兩條靚麗的風景線,請參考抖音和快手的競爭;

4、工具+服務,將是未來SaaS公司能力的標配,也是業務邊際和業務深度的拓展必然選擇;

5、左手有贊,右手微盟,騰訊爸爸是完全開放的,不會偏袒任何一方,當然,我們也相信鵝廠戰略投資部的多情,如果有更好的標的,第三家也必然收入囊中;

6、誰先為客戶解決流量問題,誰將贏得這場戰爭。

甲方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