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南教培再生變局:廣州明師教育被并購?疫情正加速行業整合
2020-08-26 18:22 明師教育 教培行業

華南教培再生變局:廣州明師教育被并購?疫情正加速行業整合

作者|葉寒山   來源|教培校長參考(ID:jiaopeixiaozhang)

《教培校長參考》獨家消息,受市場競爭和疫情影響,廣州明師教育已與深圳藍天教育合并。往日的“華南五虎”(廣州卓越、深圳思考樂、東莞星火、廣州明師、深圳邦德)格局也正在發生變化。疫情的確加速了行業整合,從全國到省再到縣,教培行業都在發生著變局。

01

收購?合并?明師教育的困境

“廣州明師教育被并購?還是深圳藍天教育被并購?”一家華南知名教培機構的從業者表示:“理論上來說是的藍天收購明師。他們(明師)之前花錢搞上市,但是沒成功,處于一個虧損的狀態。整個市場部被一個叫星彧的機構挖走了,王牌教師團隊初中物理的被立尚挖走了。招生就是3個人也開班……”

“明師發展目前不太好。”不少圈內校長都對明師如是評價。

同是廣州的龍頭機構,卓越早在2018年底就成功上市了。深圳的思考樂也在2019年6月成功上市,并且市值沖到了100億。新東方和學而思也在廣州和華南瘋狂擴張。全國性的在線教育和華南的區域網校,也都在迅速的發展。沒有差異化,沒有競爭力,是明師的“困境”。

明師其實也在努力。努力發展業務,努力拓新產品,努力尋找并購,努力爭取上市……也開始校區加盟,研究并推出雙師課堂,上線在線班課……2002年便成立,涵蓋線下線上學科輔導、少兒素質課程和教育體系及產品輸出三大業務體系。創始人胡彬彬讓“明師”的品牌遍布廣州直至整個珠三角地區。今年疫情期間,明師教育甚至也努力踐行社會責任,為武漢醫護人員的子女免費送出在線課程。

不進則退,是市場競爭最殘酷的地方。人才流失,是企業管理最悲哀的事情。

據了解,深圳市藍天教育成立于2003年,目前已在深圳開設18個教學點,課程服務已涵蓋幼兒英語,中小學英語、數學、語文、科學,出國留學托福、SAT、SSAT,覆蓋早期教育、小學、初中、高中、出國留學各個教育階段。

與深圳藍天教育合并,或許是廣州明師教育發展的最優解。

02

“華南五虎”正在分化

2019年華南地區(指廣東、福建)K12課外教育市場規模大約是800億元,復合年增長率達10%。據統計,2018年廣東約有2.1萬家K12培訓機構,但市場極為分散,前五大龍頭機構的市場份額僅占7.6%。

這五大龍頭機構也被稱為“華南五虎”:廣州卓越、深圳思考樂、東莞星火、廣州明師、深圳邦德。

1)廣州卓越:成立于1997年,2018年上市。主要提供包括小班輔導、個性化輔導、素質教育、全日制備考項目在內的課外培訓課程。共有265間培訓中心,主要分布在廣州、佛山、深圳、東莞、中山及珠海等大灣區城市。

2)深圳思考樂:成立于2008年,2019年上市。旗下擁有樂學、升學等多個子品牌。校區遍布深圳、廈門、東莞、佛山、惠州、江門、中山、廣州等地。

3)東莞星火:成立于2003年。是曉教育集團旗下最大的子品牌,為6至18歲中小學生提供全科輔導服務,設有星火1對1和精品課堂兩大核心產品,并針對各地世紀教育開設特色課堂。目前集團已開設39個分公司及280多所校區,覆蓋15個省份、40多個城市,以廣東、江蘇為主。

4)廣州明師:成立于2002年,涵蓋線下線上學科輔導、少兒素質課程和教育體系及產品輸出三大業務體系。上課點分布在廣東珠三角,如廣州、佛山、深圳、珠海、中山、江門等。

5)深圳邦德:成立于2001年,旗下擁有邦德教育、學友教育、華納教育、厚德書院(全日制高中)、邦德云課堂等近10個品牌。教學點遍布深圳、廣州、惠州、佛山、上海、江蘇等地,建立了上百所社區型學習中心。

目前,廣州卓越和深圳思考樂均成功IPO上市。東莞星火傳承著“星火特色”,悶聲賺錢分紅發財。廣州明師和深圳邦德都曾沖刺上市,但目前結果是沒有成功。很大程度上,都消耗了企業的“元氣”。

如今,深圳思考樂在疫情期間,營收、利潤、學生數、校區數都呈逆勢增長趨勢,在二級市場的市值也突破了100億。這和明師教育“部分校區發不出工資”、“和其它機構合并”的消息,形成鮮明對比。

可以看到,“華南五虎”正在分化。或許,以后很少有人再把這幾家放到一起并稱。

03

疫情正加速行業整合

六月底,《教培校長參考》做了一次問卷調查,全國1506家教培機構參與填寫。

通過調查,我們發現了很多值得行業關注和思考的現象: 

1)全國教培機構的平均破產率超過20%,這意味著每5個機構就有1個破產關門,其中湖北、廣東、河北較為嚴重;

2)90%的教培機構采取了降薪,41%的教培機構進行了裁員;

3)復課也呈現兩極分化,一面是復課率超過70%,另一面是復課率低于10%;

明師教育位于廣東,這也是我們調查中破產率較高的地區。明師教育的激進,也使得其沒有將自己的優勢和資源集中,反而像其它龍頭機構一樣上市和擴張,在自身業務能力和團隊組織能力不強的情況下,極容易陷入虧損和發展困境。

此外,隨著行業加速整合與淘汰,市場集中度提升,頭部占有率將進一步提高,未來市場格局將由“金字塔型”轉為“啞鈴型”。

俞敏洪也判斷:“疫情之后,中國的教育板塊大概率會迎來一波市場整合浪潮。”

廣州明師教育與深圳藍天教育的合并,不是特例。疫情期間,全國的大地上100萬教培機構經歷著“現金流短缺”的痛苦,他們正在倒閉、重組、閉店、合并、修整、再出發……

教培校長參考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