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凈利驟降逾200,海底撈“撈”不到錢了?
2020-08-26 18:53 海底撈

上半年凈利驟降逾200,海底撈“撈”不到錢了?

上半年凈利驟降逾200%,海底撈“撈”不到錢了?

本文來源:港股研究社

酒桌文化曾是人們社交的媒介,但這種方式近年來已經逐漸被人們拋棄,取而代之的則是“火鍋文化”。據美團點評此前公布的調查報告顯示,國內餐飲行業的市場規模在2019年首次突破4萬億。其中,火鍋是最大的細分品類,市場規模達9600億元。

提到火鍋,那就不得不說起行業龍頭海底撈了。得益于火鍋的社交屬性和成癮性,海底撈近年來的估值也是節節攀升,最近兩個月,海底撈的總市值也從不到1500億港元飆升到了快2500億港元,這差不多是曾經的火鍋一哥呷哺呷哺的25倍,市值比香港上市的其他餐飲企業總和還要多。

(圖源:雪球)

就在8月25日晚間,海底撈公布了截止2020年6月30日的中期業績報告。26日,海底撈股價于港股高開,收于45.75港元,截止收盤,小漲0.33%,可見資本市場仍比較看好海底撈的長期價值。綜合此次財報的核心數據分析,海底撈上半年的業績表現究竟如何?面對海底撈交出的成績單,我們能否從中挖掘出一些新的價值點?

營收、翻臺雙降背后的隱患

上半年由于大環境不振的影響,海底撈的營收并不理想。中期報告顯示,2020年1-6月,海底撈集團實現收入97.6億元,同比減少16.5%。作為主要收入來源,海底撈餐廳經營收入91.5億元,占總收入的比重為93.7%,同比減少19.2%。

并且海底撈的翻臺率也從2019年的4.8下降至3.3。其中,一線城市從4.8下降至3.0;二線城市從5.0下降至3.5;大陸餐廳由4.8下降至3.4;而大陸外的餐廳則由3.9下降至2.6。

數據顯示,2020年1-5月全國餐飲收入11346億元,同比下降36.5%。并且《新冠疫情下3月中國餐飲業生存現狀報告》顯示,3月份,全國36.28%的餐企已經關閉部分或全部門店,行業從業人員銳減,平均每6-7分鐘就倒閉一家餐飲企業。

疫情期間大量餐廳倒閉以及人們的消費降級,確實是導致海底撈門店流量減少,翻臺率下降,營收下滑最重要的原因。但是除此之外,在公共衛生危機的催化下,海底撈的一些頑疾沉疴也開始浮現。

由于餐飲市場過于龐大,海底撈雖然在頭部車隊,但是其市占并沒有超過5%,規模優勢沒有達到一定的高度,以至于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競爭對手都對其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除了曾經“火鍋一哥”呷哺呷哺、致力于挑戰海底撈霸主地位的九毛九,近年來的明星餐飲也越來越有“火鍋化”的趨勢,從最開始任泉與范冰冰合開的熱辣壹號麻辣火鍋,到后來薛之謙的“上上謙”,進而到包貝爾的“辣莊”,以及錢楓的“井格”,比比皆是。

以創立于2019年的賢合莊鹵味火鍋為例,不到一年,門店遍布31省,共計235家。借助陳赫的明星效應,實現了品牌知名度上與海底撈平分秋色。數據顯示,賢合莊單店每日翻臺9.7,口碑評分4.37,仍處于發展上升期,無疑對海底撈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除了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之下,以服務、質量、標準化出名的海底撈也開始越來越被這個牌匾限制。疫情以來,海底撈多次因為負面事件而登上微博熱搜。7月中旬,海底撈“烏雞卷中吃出塑料片”事件引起的風波還未完全平息,7月30日,海底撈又因旗下門店所用筷子檢出大腸菌群不合格再次被推上輿論風口。這或許也是導致海底撈上半年營收數據不理想的原因之一

海底撈創始人張勇曾說,海底撈可能有兩種“死法”:一種是管理出問題,如果發生,死亡過程可能持續數月乃至更久;第二種是食品安全出問題,一旦發生,海底撈可能明天就會關門,生死攸關。

雖然現在疫情帶來的影響逐漸消退,人們的消費欲望空前強烈,餐飲市場或許會在下半年迎來一場爆發。但是海底撈如果不能在競爭中找準自己的定位,守住其質量底線,即使后來利空出盡,海底撈也很難實現業績反轉。

高速擴張換來成本失控

海底撈披露的中期數據中,虧損數據或許是最出乎意料的一項。數據顯示,在報告期內,公司擁有人應占凈利潤由上年同期9.11億元下滑至-9.65億元,同比下降205.93%。這是海底撈自2018年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

海底撈此次虧損的主要原因則是由于其驚人的擴張速度。財報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海底撈新開業173家餐廳,海底撈全球門店網絡從2019年12月31日的768家增至2020年6月30日的935家。

就翻臺率來看海底撈的擴張,由于其提供的水果、零食等招待讓顧客心甘情愿的排隊,吃飯時面面俱到的服務減少了顧客的就餐時間,而收盤子、遞毛巾又及時暗示顧客可以走了。即使上半年疫情影響,海底撈的翻臺率還是處于行業頭部水準。

但同時,海底撈的翻臺數據也幾乎到頂,很難再有所提升,為了提高利潤,海底撈只能不斷開店。并且海底撈曾經引以為豪的晉升機制,也要求海底撈擴張。因為海底撈目前的店面數量跟不上員工晉升的步伐。

而隨著海底撈不斷擴張,隨之而來的就是成本迅速增加,虧損擴大。數據顯示,由于業務擴張,海底撈的員工成本由2019年上半年的36.519億元上漲至40.74億元,同比增長了11.6%;財務成本也從10.21億元升至18.3億,同比上漲79.2%。

除此之外,海底撈由于其引客能力和品牌議價能力,入駐商圈是有可能減免一段時間的房租的,這也是上半年海底撈雖然擴張但是房租支出還有所減少的原因,上半年的物業租金等支出由此前的0.96億降至0.88億元,同比下降了8.3%。

但是隨著海底撈不斷擴張,類似今年多次“道歉”的細節失誤頻繁出現,內部晉升機制下帶來的人才和資金壓力將無處釋放,其發展必然失速。一旦品牌議價能力隨之下降,失去房租紅利的加持,海底撈的虧損或將進一步加大。

存量市場下,海底撈有何新利潤價值點?

海底撈此次的財報數據并不理想,甚至可以稱作是自其2018年上市以來的最差財報。但是25日晚間財報公布后,26日港股盤中海底撈的股價一度漲超5%。那么在這份財報中,海底撈有哪些值得關注的價值點呢?

1. 疫情優化市場催生線上紅利,未來發展空間依然可期

上半年,由于公共衛生危機,海底撈自1月26日關店,一共停業了45天。但是在報告期內,雖然到店收入大幅下降,但是外賣訂單卻迎來劇增。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海底撈外賣業務實現營收4.096億元,同比去年1.83億元增長了123.7%,占總收入的比重由去年同期的1.6%增至4.2%。

近年來,隨著外賣市場的成熟,眾多餐飲大牌都開始布局線上市場。今年3月,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發布的調研報告顯示,外賣成為各家餐飲企業實現銷售額的重要手段,有91.6%受訪企業在疫情期間發力外賣產品。

經此一役,線上市場的重要性也隨之體現,8月,海底撈官方宣布,針對家庭、企業、團隊聚餐等大型用餐場景,推出外賣火鍋團餐業務,通過對線上布局的完善,海底撈對于風險的把控能力也將進一步提升。

2. 隨著經濟回暖,橫向布局與下沉市場成兵家必爭之地

從海底撈的財報數據中可以發現,對于之后的發展,海底撈有著非常清晰的規劃。橫向來看,海底撈將繼續發力全產業鏈布局。比如通過頤海國際,為海底撈供應底料;蜀海供應鏈,則為海底撈提供菜品采購、物流等全托管服務;還有海晟通,提供業務培訓、管理咨詢、財稅架構規劃等財務服務。

通過拓寬橫向布局,海底撈覆蓋了餐飲市場的上下游,將具有更高的行業競爭力。并且在加大橫向布局的同時,海底撈還在不斷的垂直深入下沉市場。財報數據顯示,在三線及以下城市,2020年上半年海底撈也取得了24.5億元的收益,占總營收的26.7%。

不僅是海底撈,百勝中國宣布,2020年將在中國市場新開850家肯德基和必勝客,選址主要集中在四五線城市的下沉市場;星巴克透露,其在二三線的門店數已經超過了一線城市。頭部企業下沉趨勢越來越明顯更說明了下沉市場的潛力。通過疊加選址、房租和品牌影響力的優勢,海底撈在下沉市場也將取得極大的發展空間。

3. 面向海外,走出舒適區

從海底撈的中期業績報告來看,截止2020年6月30日,海底撈在中國大陸外共有67家門店,總收益約為8.95億元,占總營收的9.8%。其中亞洲地區的收入為8.07億元,在整個海外市場的收入中占90%以上。

餐飲行業的出海比其他品牌似乎更加順利,比如麥當勞和星巴克。但海底撈在海外市場的布局與二者不同,海底撈開店多定位在華人較多的市場,但是海底撈在海外市場的日銷售額甚至遠高于國內一線城市。中期財報數據中,海底撈在大陸外的門店,日銷售額為9.81萬元,而國內一線城市只有9.73萬。

這或許是由于國外各市場的人均消費水平還是普遍高于國內的,這顯示了海外市場極高的潛力,但是目前海外衛生危機還未平息,海底撈的出海之路或許還需要擱置一段時間。

2020年上半年的公共衛生危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整個餐飲業的行業大洗牌,市場集中度有望進一步提升,隨著人們外出就餐欲望增加,海底撈勢必能借助其積累出來的護城河優勢領先其他中小企業。這也是為什么此次財報數據不佳,但海底撈仍被券商看好其成長空間的原因。但是同樣,在海底撈優質的成長邏輯下,擴張速度過快、口碑逐漸下滑的影響也愈發明顯,如果不能得到控制,從長期來看,海底撈仍有可能失去市場對它的期待。

港股研究社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